竟没有用手中的锤子进行防御而是选择了闭上了

  被突然咬掉一大块肉的口罩女被陈天一拳直击脸部,整个人直接被打的腾空飞起三米多高,随着这一拳的力度陈天也以超快的速度在半空中抓住这女人的衣领,将她直接摁在了地上并眼神直视她的双眼问道:“你想活?还是想死?“
 
    这女人想挣扎但一时间被陈天强行摁在地上很难挣脱,但这女人却一直直视陈天没有说半句话,陈天看她一句话都不说而且眼神还如此淡定,逐渐陈天也对她产生了好奇:“跟我玩沉默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长什么样!”
 
    陈天伸手扒开她脸上口罩的一瞬间,陈天的嬉笑的脸庞顿时变的僵硬了起来,同时这女人也借此机会用肘部将陈天一下击倒后又从新戴上了口罩。
 
    “你......”陈天看到后表情有些若有所思的没有直接对她再次出手,因为他刚刚看到了这女人鼻子一下嘴唇附近都被生化病毒腐蚀的面目全非了,而且也能看出这女人的舌头之前被割掉过应该无法说话。
 
    口罩女怒视陈天半天后没有再次出手,而陈天也直视她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人,但是......她毁容太严重了,陈天一时间也很难想到究竟在哪里见过,只是看到她的脸后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即使这张脸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了。
 
    所以陈天才没有再次对她出手,而这女人竟然能和这些变异兽沟通一样,她竟然跳到了一头十多米高的变异巨兽头顶,而这变异怪物竟然没有攻击她反而好像是听她的指挥一样。
 
    陈天惊讶之余,另外一面的吴奕凡也有些支持不住了,从刚刚姚俊被高凯战斗开始吴奕凡就想赶过来帮忙,但他却在中途被十多人围住并以一人之力与十人交手,虽然他岛外是出了名的能打而且是一名非常出色并且很有知名度的杀手。
 
    但那是指他杀普通人,但这个岛上的人不但都身手了得,而且还都被注入了强化基因,所以他一人对付十多人已经是他的极限战斗了,吴奕凡用了十多分钟时间击杀了六人,打的失去战斗力的有两人,另外两人直到现在也仅仅受了点轻伤,但吴奕凡此时已经身体疲惫满头汗水了。
 
    就在他与另外两人正准备最后对决时,在被聚集到这里的巨型变异兽包围,另外两人其中一人已经被变异兽吞噬,而此时的吴奕凡也难逃这些五米多高的巨兽合围。此时一向冷静的吴奕凡在面对生死关头也开始慌乱了,他开始手舞足蹈的四处张望并寻找哪里有可能存在生机。
 
    但此处都是比他还高的变异兽,即便他有些身手对付一只都有些勉强何况他前后左右此时全是这些玩应,而且巨大的爪子足足有十多只直接向他伸了过来,吴奕凡一只都是耍帅的炫酷造型,但面对生死间的巨大恐慌下他也把身体紧缩在了一团。
 
    他深知这回难逃此劫,但在他绝望的闭上双眼的同时,脑海中竟闪现出了他心中一直牵挂的千妲小姐,当千妲出现在他头脑中时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吴奕凡张开双眼并大声求救了起来:“谁来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在这里!我好像活下去!我愿用三世悲苦换今生一世幸福,只因我还无法忘记她!”
 
    吴奕凡虽然此时很想活下去,但他却根本无法离开这困境只能看着自己被杀,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巨兽仿佛突然之间都十分畏惧的纷纷退开了一条道,而这一条道对吴奕凡来说就是继续生存下去的保障,就在吴奕凡从地上抬头看向前方时,那一直在他内心及头脑无时无刻不牵挂的千妲小姐也正站在他的面前。
 
    但这个让他一直魂牵梦绕的女人在他面前所呈现的表情一直都是冷若冰霜般的高傲,此时以强大气势逼退这些变异兽的三人正是以狂柒为首的三人组,狂柒站在正中间他左右各站着千妲与韩莉二人,三人就这样很随意的向前走着却没有一只变异兽敢靠近这三人。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阶段,这里的战场并不是所谓的擂台打斗讲究单打独斗,在这里战斗的每一个人都只是为了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而战,所以他们现在只为争抢能够进入W区的三枚金牌,而此时这三枚金牌都挂在手持铁锤的小舞脖子上。
 
    所以二十多人一起攻击小舞一人,这混战让十分激烈什么枪械刀各种武器都用上了,但小舞的实力绝对力压众人就算他们二十几人一起上也都无法压制住小舞手中的专属武器,这巨大的铁锤在她发疯般的不停轮起间,已有十多人命丧她手另外几名有些实力的人在近战的情况下也丝毫讨不到任何便宜。
 
    而远程用枪械攻击她都会被她那只玩具熊挡住,那只看似玩具熊的毛绒玩具硬度很高也是她的防御器具,这熊不但如同盾牌一样可以轻易阻挡很多攻击,还能转变形态从各个关节处射出各种武器及弹药,外加上小舞这强劲的近战攻击力让她越战越勇。
 
    砰砰砰......三声沉闷的声音传出的同时,试图攻击他的另外三人被小舞的锤子直接敲飞了出去,陈天也在距离小舞不远处望着被打飞出去的人叹道:“谁被她这力度的锤子打中,八层是活不了了!”
 
    小舞再次三百六十度一甩手中的大锤,大锤带着强劲的风声将试图用刀刺向她前胸的男子直接砸在了废墟的水泥墙壁上,墙壁的硬度远超这男人的身体所以锤子砸在他身上所发生的现象,就是身体从被锤击的部位先是由于惯性砸凹进去,然后随着巨大的震荡这人身后的墙壁由中心的凹度向四周扩展裂开。
 
    随着墙壁的巨大裂痕和锤子的强大压力,这男人的身体也因气压和撞击力度的互相冲击,从内部血肉瞬间爆开的同时肢体也被震的四散飞起,小舞解决掉最后一人后也向后方十分硬气的一甩锤头,地面也被甩出了一道十分渗人的血痕。
 
    虽然小舞凭借一人之力解决了二十多人,但她也感觉身体有些疲惫了,但她这次却感觉背后传来了令她都有些寒意的杀气,此时向小舞走过来的人正是与她年龄相差不几岁的斧头女本兮,本兮虽然精神偶尔癫狂但头脑并不傻,她过来的意图也是为了小舞身上的三块金牌。
 
    “二十多人连一个女孩都杀不死,这些人还真是够废物的!”说出这句话的女人,正是站在狂柒身旁的眼镜女生韩莉,狂柒看了那面一眼笑道:“这俩人打起来你们认为谁会赢?”狂柒说完这句把脸转向了另一边,而站在狂柒另一侧的千妲直接回道:“我认为是本兮!”
 
    狂柒又扭头问向韩莉:“你觉得呢?”
 
    韩莉也直接回道:“当然是怪力女,从力量层次上分析此时在场的人中,没人力气能敌得过她。”狂柒听了二人的回答后也没有说出他的观点,就直接对她二人说道:“马上就会有飞机从这上方降落,所以一会你俩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韩莉很好奇的问,千妲虽然没问她已经猜出狂柒想要干什么了。
 
    狂柒看了看自己手表说道:“我手表显示一会飞机会降落在这里,如果有人看到有飞机降落想要.劫.机,就麻烦你们二人出手阻止一下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种小事!”韩莉一脸笑意的说出了这句话,而千妲也表情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狂柒看千妲如此认真的表情一脸温柔的微笑,并用手拍了拍她的头发说:“跟我不必这么拘束,脸部放松点你就把我当成哥哥一样对待就好,我们并不是上下级关系。”
 
    千妲听到这句话后竟然低头的如同乖乖女一样的有些腼腆的点了点头,这一个微弱的动作立刻气的吴奕凡大吼了起来:“喂!你小子谁啊?千妲小姐这人谁啊?竟然拍你头发你俩什么关系?”
 
    听到这吼声的狂柒直接笑了,而且是那种很开心的笑声并没有夹杂任何愤怒的情绪,因为已经好多年没人敢在狂柒面前大吼大叫了,狂柒上下打量了一下吴奕凡后赞赏道:“不错不错!你不但长相标志还很有性格,你这样的年轻人日后绝对有发展。”
 
    狂柒说完这句就从吴奕凡的身边走过,吴奕凡此时看狂柒很不顺眼所以他在狂柒经过的一瞬间竟突然对狂柒出手,但他手上的匕首还没等触碰到狂柒就被跟在狂柒身边的千妲瞬间制服,吴奕凡十分不服的质问千妲:”你为什么帮这他?你俩什么关系?“
 
    千妲压低声音语气低沉的回道:“我俩什么关系你没必要知道,要不是你父亲对我父亲曾经有恩,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识相的话就离我远点!”千妲说完这几句话就松开了吴奕凡的手转身跟在了狂柒的身后。
 
    只留下愤怒的把牙齿咬的咔咔直响的吴奕凡一人,此时的吴奕凡对狂柒还不太了解,就在他鼓足勇气准备再次上前质问千妲时,却被另外冲过来的两人挡住了,这俩人虽然自身身手都不错,但面对此时怒火难以宣泄的吴奕凡他们算是运气最差的两人。
 
    因为这俩人刚刚从X区中心来到这里,刚要参战就正好碰到了一脸怒意的吴奕凡挡在他们前面,吴奕凡此时一脸吃了火药的愤怒表情对前方两人发出了最后警告:“我现在有事,识相的给我滚开否则死!”吴奕凡眼神瞬间一变,向前迈出一步的同时双手也握紧了拳头。
 
    这二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笑了:“小子你说话挺狂,但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二人根本无视他的警告,直接迎面向吴奕凡走去说时迟那是快,三人打拼在一起的这一刻另一面的战斗更为精彩,只见小舞与本兮的战斗让很多互相打斗的人都纷纷停手向那面看去。
 
    这俩人的打斗十分强势,二人都是注重攻击类型强者,但二人的攻击手段却明显不同,虽然都是近战攻击但本兮是用直接迅速又简介的招式让对方瞬间致命,而小舞则是注重硬拼对刚类型的战斗方法,所以小舞的很多次锤击根本就没有打中,反而被本兮手中的斧头砍伤。
 
    但旁观者不难发现看似小舞被本兮砍伤,但在战斗方面小舞明显强过本兮太多,她几乎是直面碾压的进攻方式将本兮逼的不停躲避,本兮根本不敢与她轮出的锤子硬拼,所以才此时十分被动但此时二人的战斗由地面打到了一栋大楼内部,随着众多视线被转移到看不到二人的楼内。
 
    不到片刻间二人就将这栋楼毁坏了七层以上,楼内传出了阵阵的巨大撞击声后,随着楼内玻璃的一阵破碎声传出,本兮手中的斧子从里面飞了出来,但她人并没有从里面出来反而被干飞出来的是小舞,这也让在不远处的陈天十分惊讶。
 
    陈天当然知道本兮除了实力外其战斗潜力远远大于外表强悍的小舞,陈天当初遇见她就选择跑的原因除了本兮曾救过他外,另外一个原因也是自己并没有把握能赢她,所以陈天此时也站在安吉丽娜几人附近向那面看去。
 
    周围的巨大变异体由于狂柒等人的到来,拥有一定智慧的它们只是暂时合围陈天众人并没有再次攻击,只有一些变异丧尸会出现进行攻击,但这些变异丧尸没有很多数量上它们对于陈天等人的威胁并不大。
 
    嘭的一声小舞从十多层楼上掉落在地,由于她是被打出来的所以落地时的撞击也让她口吐鲜血的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而本兮此时也从楼上直接向小舞的落地点跳去,而且还是从上方身体旋转一圈后一个十分漂亮的下劈腿直接向刚刚站起的小舞头部直接劈去。
 
    小舞此时已经身体重伤的很难愈合了,她流出的血液已经把她身上所穿的黑色长裙染成了红色,她抬头向上望去时脸上竟挂着异样的笑容:“姐姐......看来我们又能团聚了!”小舞看着本兮落下的攻击,竟然没有用手中的锤子进行防御。
 
 第六十七章 大战将近
 
    小舞身体伤势很重已经很难再度愈合了......
 
    身体内流出的血液已经将她身上所穿的黑色长裙染成了红色,这一刻她竟十分坦然的抬头向上望去,脸上竟挂着异样的笑容内心却在对已死去的糯米说道:“姐姐......我们还是未能离开这里,但我很快就能与你团聚了!”小舞看着上方本兮的下劈动作,竟没有用手中的锤子进行防御而是选择了闭上了双眼。
 
    一股强劲的双腿对击将本兮的致命下劈直接防住了,此时小舞只感觉前方迎面一阵风流传来,当她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她才看清前方刚刚发生的一幕。
 
    只见一位身材苗条的年轻少女在小舞前方也是踢出一脚,她这一脚正好与本兮的腿对在了一起,二女腿部碰撞发出的冲击力也使距离她们不远的小舞,发梢及头发全部吹的向四散飘起。
 
    此时招架本兮致命一击的女生正是卓文欣,只见动作随意姿态优美的而随意的踢出一脚后,脸上还挂着笑意说道:“你们二人的战斗也差不多该退场了,现在这女孩由我们兄妹接手!”
 
    卓文欣说完这句又转身对身后的小舞一伸手说道:“那么......把你脖子上挂着的金牌交出来吧!”卓文欣也没想到就在她这回头期间,小舞用最后所剩的余力直接一锤子向她轮了过去。
 
    这次锤击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是之前的数倍不止,卓文欣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对刚刚救她一命的人背后偷袭,卓文欣此时已经躲不过去了:“你......“
 
    “妹妹小心!“卓延轩直接一把将妹妹推到了一边,而他则被小舞这一锤子击飞了出去,这一下子力度绝对不小,这一幕也让他妹妹卓文欣看傻了几乎她面目表情僵硬了十
    还没等小舞再次轮出锤子,就被卓文欣手中的匕首直接将脖子整整齐齐与脑袋分离了,这一瞬间的愤怒爆发不但将小舞脑袋直接砍飞在了空中,飞在空中的头颅卓文欣还觉得不解气竟将匕首又插进了她的脑门中间。
 
    就在这短短的数秒内,卓文欣以极快的身手将从她脖子上分离掉落的口袋也抓在了手上,这黑色口袋里面装的正是这些人想要的三块金牌,卓文欣一把将这东西抓到手后就向哥哥飞出的方向急速奔跑而去。
 
    这周围所有人也瞬间仿佛炸开锅了一样,把目标全部再次锁定在了卓文欣身上,就连陈天和其余很多依然活着的人都纷纷跟在了卓文欣的身后,因为只有这三块金牌才可以离开这里进入W区,卓文欣的奔跑速度很快在四周废墟高大建筑物上移动速度很快。
 
    但在此时她也成了众人攻击的对象,如果她要不去哥哥击飞的方向还可以带着金牌离开,但在卓文欣内心世界里一切东西都没有哥哥重要,更何况是这金牌如果把这些人全部引到哥哥那里,万一哥哥身受重伤那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卓文欣竟将装有金牌的黑色小袋子,直接扔到了本兮的手里,本兮也是十分惊讶的低头一看,并在内心质问道:“这女人为什么要把这东西扔给我?”
 
    其实卓文欣只是想引开所有人的追踪,先去看看哥哥伤势如何,如果没事在过去抢回来,毕竟扔给这女人一时半会并不会被某一个人轻易抢走,所以卓文欣才会直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扔给了本兮。
 
    果然不出卓文欣所料,这些人又把目标锁定到了本兮那里,就在卓文欣急切的想要跑过去看看哥哥的伤势时,卓文欣的哥哥卓延轩却从远处站了起来并向他妹妹的方向走了过来。
 
    看到哥哥的卓文欣却急切的向哥哥跑了过去,而卓延轩则拍了拍身上的灰后就被妹妹扑倒了:“喂!别压着我,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到那三件金牌离开这里,别闹了办正事要紧!”
 
    卓文欣看到哥哥没事后,竟然眼角含泪并带有哭腔的喊道:“笨蛋哥哥!以后这么危险的事你不要在做了,万一你有什么事我怎么办?”
 
    卓延轩看着妹妹因愤怒和担心,小脸绷紧责备自己的模样还真是好可爱,卓延轩拍了拍卓文欣的发梢回道:“放心!虽然刚刚这一下打的我全身有些疼痛,但你是我妹妹只要我不死谁也休想在我面前伤你分毫!”
 
    卓文欣再次检查了一下哥哥身上的伤,确定他真的没有受太重的伤才撅着小嘴一噘说道:“哥!我已经把刚刚伤你的女人杀了,接下来我们只要把那三块金牌拿到手就行了吧?”
 
    卓延轩看了看周围后摇了摇头说:“现在形势不太对劲,那陈天实力也不弱,他都没有去硬抢咱们也先尽管其变,不管什么时候看中的往往是结果,过程并不重要所以我们没必要耗费那么多体力在抢着东西上,这些变异兽目前也没有对我们展开进攻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陈天曾经跟卓延轩在Y区交过手,这小子的是个守诺言的人所以陈天在内心也很敬重这种人,但陈天也深知这对兄妹实力绝对不弱,但这二人竟没有去争抢这三块金牌也让陈天觉我最好我也不去争抢为妙,陈天虽然不是头脑特别聪明但也绝对不傻,他也怕自己和那么多人打一会没体力死在这里。
 
    而另一个让陈天选择暂时按兵不动不出手的原因,则是无法确定卓氏兄妹是敌是友,在场的人里除了狂柒陈天认为绝对没有胜算外,就剩卓氏兄妹中的哥哥卓延轩陈天认为可以有资格与现在的我一战,甚至实力可能还会比我实力还强些,所以当陈天发现那兄妹二人并没出手,所以他也想要留一些体力来处理特殊情况的发生。